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一)

接诊完最后一个病人亚连歪着头朝诊疗室外面看了一眼,褪去一早上闹哄哄,各种唉声叹气,撕心裂肺的呻吟此时的走廊上安安静静,人影都没几个。


中午十二点,大多数医生护士都下班了。


排队候诊的时候抱怨医生看病慢,一到饭点跑得比鬼都快,管你看完没看完先吃饭再说。


掀开保温杯喝了一小口水,坐了一早上屁股都没挪过位置现在他的腰让他产生一种自己已经七老八十,黄土都埋到脖子的错觉来。


可怜他的老腰。


一口水还没咽下去,一个重物扑到亚连背上,手臂勒住他的脖子收紧,如果不是这个动作太熟悉亚连几乎以为是哪个病人看他不爽来袭医了。


嘴里含着水把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扯下来,然后咽下去了之后才回过头。“拉比,我就知道是你。”


拉比朝他挤眉弄眼:“那当然。”


亚连:“……什么事你说吧。”


“你看这话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啦!”


“是是是,你每天都来找我就没一天是没事的。”


……


很自觉不接这个话题,拉比凑过头在亚连耳边低语:“听说外科来了个帅哥医生,怎么样,要去看一眼吗?”


亚连慢条斯理站起来脱掉白大褂挂在墙上。


拉比是个自来熟,整个医院从上到下,医生护士实习生,就没几个人是他不认识的,人缘还挺好,谁见了他都是一副笑得眼都看不见的样子,尤其是女孩子。


可能是因为长得帅吧。


“有什么好看的。”


“帅哥啊!我们医院都好久没来过帅哥了!”


“得了吧。”亚连叹口气把从额头垂下来的头发撸上去,露出一片白生生,比女生皮肤还白的额头来。“上次泌尿科新来的那个你也说是个帅哥,结果呢?一个大叔!”


“小亚连你这就不懂了吧。”弯腰把手搭在亚连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推着亚连往外走。“甭管他是大叔还是少年,二十岁还是三十岁,长得好看就行了!”


把亚连推到外科急诊室冲里面努努嘴。“看见了没,就那个,背对我们黑色长头发的那个。”


亚连眯起眼细细打量。一开始看见那绑成一束的黑色长发的时候他以为是个女的,认真看了一会才发现不是。宽肩窄腰,及膝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看着就跟情趣制服一样。


倒是有一副好身材。


“怎么样。”


摸摸下颚,亚连沉吟道:“只看背后给八十分,得看正面。”


他这话说的不大声,按理来说里面的人也听不到,偏偏这时候医生护士都没说话,除了心电监测滴滴警报声,就是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到。


只见背对他们的那人转过头,蓝色一次性口罩遮住眼睛以下,黝黑的双眸狭长,眸光犀利如剑,对着他们就刺了过来。


背后说人还被听见好像有点尴尬呢。


亚连心里咯噔一下。


这男人沉着冷漠的眼神在亚连心里不轻不重的挠上一下。


只凭这双眼睛只要口罩下面鼻子嘴巴别长歪,那一百分是妥妥的没跑了。


“看够了没有。”


男人的声音格外低。像掉进水里的石头溅开水面上那一圈圈涟漪般透着股湿气,又像火山底下沉寂了千百年的石头干裂喑哑的躁动。


没呢。


当然这话不可能说出来。


说出来会被打吧。


相当会做人的拉比朝男人挥挥手:“嘿,别介意,第一次见啊。我们是对面内科的,我是拉比,他是……”拉比话没说完,亚连便自顾自朝对方点点头:“你好。我是亚连 沃克。”


亚连二十好几了,声音听起来嫩得要命,一头与众不同的银灰短发配上略显苍白的皮肤,鸽子灰的眼睛里尤为平静,荡漾出点点笑意让他看起来干干净净像大学没毕业,十八九岁的小男生一样。


男人盯着亚连弯起的眼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拉下口罩。鼻子很挺,嘴唇有点薄。看起来薄情寡性的。


亚连这时候才发现夏天了他穿的还是冬天的长袖制服。可能有点热,袖子被中规中矩的折了几道卷到手肘。露出来的皮肤是属于亚洲人,略微偏黄的肤色。小臂紧实有力,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人。


“神田 优。”


说着冲亚连伸出手。亚连有些错愕的眨眨眼,丝毫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薄情寡性的男人会主动做出…握手这种看起来挺友好的动作。


不过管他的呢。


亚连伸出手和神田 优的手握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科医生经常上手术台的缘故,亚连只觉得神田的虎口处有层茧子,有点磨人。


在他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眼珠子上上下下把亚连扫了好几个来回,透视仪都没他这么敬业。在短暂的握手之后,两手分开的时候神田手指从亚连指缝间摸过,指尖带电似的弄得亚连腰椎以上有点麻酥酥的痒。


想挠一挠又找不到从哪里挠起。


痒。


心痒。



评论(14)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