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二)


亚连手里抱着厚厚一摞病例站在电梯口,楼层提示灯每一层都要停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一分钟前电梯显示在十七楼,一分钟后还在十七楼,小脚老太太似的速度让抱着病例的亚连苦不堪言。别看只是一摞病例,随便估一估好歹也有个六七斤。两手从下面环过不好着力不说,四四方方的病历夹硬邦邦的,四个角戳在他手臂上生疼。
他身边站满了人,就他一个穿着白大褂尤为显眼,亚连老觉得有人一直盯着自己。回过头看了一眼,四周都是人,就算被人多看两眼也正常……个鬼!
亚连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那种感觉太明显,被人赤裸裸视奸的感觉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被我知道是那个混蛋…不然非教他重新做人不可!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里面人往外挤,外面人往里挤。首当其冲的就是亚连,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
不知道为什么,亚连恍惚间想起了电视山一个广告。三加二夹心饼干。他现在就是那块小夹心。如果不是场景不对他都要被自己这丰富的想象力逗笑了。
背后一股大力袭来,他来不及回头,也回不了头就被这么硬生生抵进了电梯最里面的角落。塑料病历夹撞在金属电梯壁上“砰”地一声也没人在意,紧接着是鱼贯而入的人群。
医院里的电梯从来没有哪天是稍微空闲一点的。
“麻烦帮我按个十四楼,谢谢。”
背后也不知道是谁应了一声。
亚连这才察觉到背后抵着自己进电梯那人还贴在自己背上。
这也贴的太紧了吧?
他皱眉想转个身,一双手便顺着他肩膀两侧抵到了电梯上,那姿势看起来就像把他抱起来一样。
“别动。”
亚连刚被这近似于性骚扰的行为激起一阵鸡皮疙瘩准备先给这家伙一脚再说,听见这略为熟悉的声音抬起的脚停在半空。
这声音是……
“神田?”
“嗯。”背后人应了一声。“别动,太挤了。”
听见是熟人亚连刚才绷紧的肩膀也放松下来,并没太在乎这个看起来略显暧昧的姿势。
到了五楼下去几个人,电梯里这时候才有了可以转身的多余空间。亚连转过身就看见神田穿着白T恤,牛仔裤。看起来就像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
如果不要那么面无表情一脸性冷淡的话。
神田比亚连高近一个头,有时候和他说话不得不稍微低下头:“被轮了?”
亚连一愣。
神田说的被轮了是医院里开玩笑时候说的,经常指上夜班的时候忙了一晚上没得休息的倒霉蛋。这话别人说出来还好,从神田 优这样一副性冷淡的人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哪都怪:“啊…嗯,”说着手臂向上抬了抬。病例压得他手有点麻:“你怎么知道?”
“黑眼圈都出来了。” 说着抬起手拇指有意无意地擦过亚连眼睑。亚连被这个动作弄的脊背一僵。这个动作太亲昵,但并不让人讨厌。
亚连忍不住就瞪了对方一眼,压低了声音,说:“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此刻亚连眼底下挂着两个青黑的黑眼圈,呵欠连天,如果不是穿着这身白大褂就像刚嗑了粉的吸毒人员。他本身皮肤白,在别人脸上可能还不太显眼,再加上晚上喝了点水,在急症室坐了一晚上,两只眼睛眼皮又肿又亮,看起来就跟被人打了一顿一样。
这一眼瞪过去看得神田 优几乎笑出来。
他弯弯唇角,好歹没让自己笑出声来。亚连显然也清楚自己这时候是副什么德性,颇有些咬牙切齿:“笑个屁!”
神田 优正儿八经点点头:“对,笑个屁。”
亚连:“……”
他发现神田 优这人和第一次见面时候画风不太一样啊。说好的高冷男神性冷淡脸呢?怎么突然之间就拐弯拐到会说冷笑话上面去了。
这转变大得令人膛目结舌。
“要我帮你拿吗?”亚连有点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这不怪亚连,实在是神田 优不太像那种会好心帮人拿东西的人。 他可是亲眼见到的,神田 优和同科室的人擦身而过的时候面无表情连声招呼都没有,怎么到了他这里还热心肠上了。 再看一眼电梯:“不用,马上到了。”
神田 优点点头也没吭声。
快要到的时候亚连想想还是开口,说:“拉比说中午一起吃饭,他叫你你说不来?”神田点点头。“你要去?”
“嗯。”亚连有些犹豫,总觉得这话他说出来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你来吗?”
“你想我来吗?”
“……”亚连被噎了一下。刚好这时候电梯也到了,亚连脸色燥红地挤开前面的人出去。他把这一切归罪于电梯里密闭不通风的缘故:“爱来不来!”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他听见里面有声极为短促地笑。神田说:“时间地址发我手机上。豆芽菜。”
亚连脚步一顿。
自己好像没有他的电话吧…?
然后下一秒还在思考手机号这个问题的亚连便被怒火顶替:“叫谁豆芽菜呢?!女人脸!”
TBC

评论(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