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四)


一顿饭插科打诨,神田 优一半时间在吃饭,一半时间在盯着亚连那张肤色浅白,轮廓明朗的脸走神。

 

这种感觉很新奇。

 

神田看见亚连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他,看见他跳脚也好,羞恼也好,顶着红透的耳根匆匆离去的背影也好,猫爪子似的在他心上留下个不痛不痒的挠痕。

 

亚连 沃克是第一个让他产生这种想法的人。

 

当然,他希望也是最后一个。

 

人海茫茫中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他这样,遇见一个只是一个抬眼的瞬间就会心动的人。他不想放过。

 

快要吃完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一个大妈甩着手从小花园路过。小花园其实就是住院大楼后面绿化比较不错的一个地方,因为环境不错人也少,倒是挺多关系好的医生护士休息时候偶尔会聚集在这里吃个饭,聊儿天。当然除了医务人员之外也有看见环境好下来散步的病人。

 

这大妈可能是亚连的病人,一看见亚连坐在这儿吃饭也不客气,三步并作两步守在亚连旁边就开始嘀嘀咕咕。

 

“哎呀!沃克医生你在这里正好啊!我有事要找你!”

 

亚连虽然没穿白大褂,但好歹是自己的病人,也不好说些什么,一双筷子拿在手上继续吃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好一脸尴尬地冲大妈笑笑:“嗯,有事您说。”

 

大妈哼哼唧唧的,似乎一点没意识到自己打扰了别人吃饭:“我都住院两天了怎么感冒还没有好啊!”

 

亚连一听,得了,干脆放下筷子连说带比划:“因为您生病的时候没有及时就医吃药,现在检查结果下来已经发展成肺炎。”

 

大妈一听不依不饶:“什么肺炎啊,我都没什么感觉!是不是你们没有给我用好药啊!”

 

“您现在肺部感染比较严重,用药的话肯定要慢慢来,不可能用了之后马上就好的。”

 

这话听得神田都有点不耐烦。又不是仙丹!马上用了马上好,如果真有仙丹的话还要医生干什么?!

 

神田 优最见不得这种人,一方面又不信任医生,一方面又要死皮赖脸住进医院来,稍微有点屁大的事就开始质疑这质疑那。

                                        

也是豆芽菜德性好。如果换了在外科,神田 优早就一句“爱治治,不治滚”了。

 

不过话说回来,人人都知道柿子按着软的捏。也是亚连看起来就是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不说神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是换了迪奇、拉比都没几个病人会像这样抓着不依不饶。

 

“可是都两天了!人家新闻报道都说医生要收红包,是不是我没给你送红包你就随便敷衍我啊!”

“这肯定不可能,医院有规定收红包这种事就算您敢送我们都不敢收啊!”

 

这句话说出来本来还在偶尔帮腔的拉比和迪奇都有些尴尬的闭上嘴。这话题太敏感,他们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呢,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遇上这种擅长以最大恶意揣测别人的人亚连简直欲哭无泪。神田再也听不下去了,手里的筷子甩在桌子上,竹筷子和石桌子撞在一起发出略为刺耳的一声脆响,顿时把好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那大妈被人打断了还有点不高兴:“哟,这还发脾气了呀…”

 

大妈不高兴,对神田 优来说心情还算不错的一顿饭被人打搅不说,再加上看见亚连被为难让他更不高兴。

 

只见他站起来,身高优势顿时让大妈有股压迫感:“现在是休息时间,我们正在吃饭。”

 

还想说些什么,但估计神田脸色很不好看,看起来太凶,再加上他没穿白大褂,让大妈产生一种会被揍的错觉来,嘴里喃喃不清地念叨:“这医生还要吃饭啊……”

 

这话不止亚连,迪奇和拉比听见都忍不住要笑了。

 

机器人都还要充电呢,医生就不是人了?医生就不用吃饭了?

 

但他们忍住了。

 

这时候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总觉得是在拆神田的台。毕竟神田没穿工作服,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就算他闭嘴一句不吭也无可厚非,可现在人家好歹是在帮他们出头呢。

 

果不其然,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神田 优更不爽,面色阴沉得要滴水一样:“你不是人?”

 

“…我是啊...”大妈还没懂,这和自己是不是人有什么区别。

 

“你是人医生就不是人?那你是不是也不用吃饭啊!”

“……凶什么凶啊……”

 

大妈估计真怕神田会动手打自己,往后退几步骂骂咧咧的走了。其实她还真是想多了,先不说神田身为一个男人就没有动手打女人的习惯,虽然她只能算大妈不能女人了,可他好歹也是个医生,穿没穿工作服都是医生。

 

这位苍蝇似的大妈一走迪奇和拉比两个人唯恐天下不乱嘴里叼着两只筷子啪啪鼓掌冲他比大拇指。

 

“威武!霸气!牛逼!”

 

亚连瞪了他们两个一眼:“就你们话多!”然后朝神田点点头,以示感谢:“不过神田你也太冲动了啊,万一她去投诉你怎么办。”

 

内科基本都是老年病人,说实话,这种斤斤计较,市侩的大爷大妈亚连也不是第一次遇见。如果真为这点小事导致神田被投诉亚连于公于私都于心难安。

 

还能怎么办?凉拌!

 

“反正我也没穿工作服。”

“要是她看见你科室医生介绍上的照片呢!”

“随便她!”

 

说完,神田也不知道自己在火大什么,招呼也不打一声转身就走。

 

这脾气任性得令人叹为观止。

 

拉比短暂的错愕之后冲亚连挥挥手:“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亚连!快!你惹出来的事你去收拾!”

 

“你使唤人倒是不客气!”

 

亚连只好追着神田的背影匆匆追过去,在他身边小声说:“诶,神田你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气什么啊…”

 

神田脚下一顿,十分认真地看向亚连,如果眼睛会说话的话亚连觉得神田此刻是在说情话:“我不喜欢。”

 

“啊?”不喜欢什么?这没头没脑地一句搞得亚连一头雾水,一脸what表情。

 

“不喜欢别人用那种态度和你说话!” 神田鸦羽色的瞳孔倒映出亚连自己的身影,专注又缠绵。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亚连不能自己地悄悄红了脸,连带着脖子耳根红成一片,煮熟的虾子似的。只得喏喏一声:“哦……”

 

哦个屁!

 

“走了!”

“你去哪儿?”

“回家!”

“一起走?”

“还不跟上站着吹风吗?!”

 

冲神田的背影无声“呸呸”两下,还是追上了对方。

 

口是心非坏脾气,肯定是单身!


鉴定完毕!

 

 

TBC


评论(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