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急诊室爱情故事(五)

肩并肩走出医院大门,顿时被各种噪音包围让人有些难受。

 

医院临街。门口就是如织车流,各种各样的私家车出租车救护车挤在一起,你不让我进去我不让你走,站在医院正门口打车的病人和家属让本来就混乱的场面更加混乱。

 

还有一些三无医托在边上唯恐天下不乱

 

面对这样的场景亚连习惯性得先把眉头紧拢子啊一块,眉心簇起一个川字。

 

亚连性格本来就趋向于安静,向来不习惯这种吵杂纷乱的环境。再加上前一晚值夜班眼睛都没合拢过,下夜班还在医院里和神田他们白耗了几个小时,大脑缺血缺氧让他头痛欲裂,太阳穴突突地跳,走一步都感觉脑浆在脑袋里面甩过来荡过去,下一秒就会散架了似的。

 

他叹口气,手指揉揉太阳穴。

 

一边的神田余光一直在注意亚连,看见他明显有些烦躁的神情和动作转头问他:“头疼?”

 

“嗯…有点。”何止是有点,简直是疼到炸开啊。但亚连没说,这话说出来对一个男人来说未免有些娇气了。

 

“你家在哪里?”

 

亚连说了一个地址。那地方靠近城郊,亚连要回家的话得先走过两条街再转两次公交,不堵车的情况下坐车都得两小时。

 

现在是夏天还好,如果换做在冬天,亚连出门上班的时候天都没亮。

 

神田有些疑惑:“怎么住这么远?”说完他伸手拉住亚连退后一步躲过跟投胎似的油门踩死速度惊人从他们面前窜过的出租车。“你自己买的房子?”

 

“没,我父亲去世之后留下的。”

 

当然亚连也可以选择乘坐出租车,但是价钱很不划算,折算下来打车费比他上一天班的工资还高。

 

亚连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在靠近医院附近的地方租房,他问过几次,房租水电各种各样的开销加起来他那点儿工资还真不够开的。

 

现在虽然住得远了点可好歹是自己的房子,房租那一块就可以省一大笔钱呢。

 

钱没挣到还倒贴。傻子才会干这种事。所以亚连一般情况下都是宁愿走两条街去坐公交。

 

现在刚巧是午休高峰期,有些人趁着中午休息的这两个小时赶回家。马路对面一辆公交车进站停靠,神田 优只看见车站上等车的人毫无理智秩序可言,疯了一样一窝堆地就往车上挤。

 

要下车的下不去,要上车的上不来。一堆人挤在车门那里对骂,司机估计天天面对这样的场景都麻木了,面无表情拿个喇叭喊话。

 

什么前门上后门下,压根儿就没人理他!

 

堵着吧。

 

别说亚连看得面有菜色,就连神田脸色都不大好。

 

他心里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豆芽菜去自己家休息一会儿,但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这心思只是一打转就被神田几脚踹得不见踪影。

 

图谋不轨又怎样?他反正也不算什么正人君子。

 

“我说…你要不要去我家。”
“嗯…?”

 

亚连一愣。没想到神田会突然邀约,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突然就登堂入室了,这发展是不是有点快?

 

 “离医院不远,走路的话二十分钟。” 然后多此一举地澄清:“你可以现在我家睡一会,高峰期过了再走。”

 

“这…会不会不太方便..?你家里人什么的…”

 

闻言神田眉峰一挑,饶有深意地回答:“我单身。”

 

尽管亚连猜测神田百分之九十是单身,但自己猜和他亲自说出来这意义完全不同!

 

“来吗?”

 

亚连觉得自己心里现在有两个小人。

 

一个在说“别跟他去!一看就不是好人,肯定对你别有企图!”另一个小人在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这个店啦!再说你不也对他别有企图吗!”

 

这么一想好像也对。

 

难得的好机会错过可不一定还会有,而且万一他误会自己对他没想法怎么办?

 

就这么一个呼吸之间那个阻止亚连的小人就被另一个吊打成一堆渣渣。

 

还想客套一下的亚连犹豫都没犹豫就一口应下。“来!”

 

不怕他看出来自己对他有意思,就怕他看不出来!

 

跟着神田倒回医院从后门离开出去,后门外面也是临街马路,但坐车不方便,比起正门不知道清静多少倍。人行道两边种满了大榕树,树叶铺天盖地在这种正夏里挡去大部分紫外线,偶尔会还听得见树上几声有气无力的知了叫,走在树荫下就和散步似的。

 

“你这住的地方还不错。”

“嗯。”

 

神田住的地方不大,是个一居室,一室一厅对一个单身男人来说够用了,就算不是单身男人也足够了。一眼扫过去就是很普通的简装,看上去并不如有些单身男人家拥挤杂乱,相反还干净得要命。至少亚连认为比自己住得地方看起来舒服干净多了。

 

在门口换上拖鞋,亚连进到神田家就有些拘谨的站在客厅中间。“你租的?”

 

“买的。”神田进卧室的时候没锁门,隔着门缝亚连听见衣物摩擦的声音和他不大看得清,影影绰绰的背影。“你等一下。”

 

一会儿想到神田这家伙真有钱,才多大就自己买了房子。一会儿又想到外科医生手术多,收入自然也比内科医生多。

 

亚连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最后停顿在刚才他从门缝里看到的,神田健壮赤裸的背影。

 

——他在换衣服。

 

卧槽卧槽卧槽!他在换衣服!他为什么不关门!他想干什么?!还是他在暗示什么?!

 

只要一想到这里亚连就觉得心如擂鼓噗通作响。

 

有些抓狂地双手捂住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极度没有形象,把脑袋埋在两腿之间。

 

“…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你不要管我…”

 

不敢抬头,亚连怕自己一抬头发热的脸会出卖他。“给我床被子就——好…?”

 

脑袋被人抬起,亚连有点不明所以看着在自己面前放大的脸。神田俯下身来和亚连额头相贴,眼皮微垂遮住他的眼眸。“不舒服?”

 

这姿势简直让人浮想联翩,亚连有一瞬间以为神田是要过来吻自己。

 

“没,没有!”脸色爆红,亚连两手抵在神田胸口把他往后推了一点。然而这个动作让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神田刚才在房间换了件衣服。白T恤是纯棉的,既宽松又轻薄,亚连这一手按上去只感觉到手掌下温热有力的胸膛,胸膛之下心脏隐约地搏动。

 

视线往上,是肤色微黄,让他想咬一口的脖子;视线往下,是被藏青色休闲长裤包裹住,虽然膝盖半弯在他跟前却不掩笔直修长的双腿。

 

眼睛往哪儿看都不是啊!

 

“我只是…还,还有点头疼!”

 

神田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顺着他手掌的力道往后退了一些:“要我帮你揉一揉么?”

 

“不用——!”亚连的回答有点斩钉截铁。

 

就现在他们这个距离亚连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爆红的耳根和加快的心跳。还揉一揉…他怕到时候揉出火来。“我睡会就好!”

 

说着就要往沙发上躺,结果被神田拉起来,推着他往卧室去。“进去睡吧。”

 

“好的!我先睡了!”说着逃命似的冲进神田卧室把门一关,完全没意识到就此刻他和神田的关系睡卧室有点越距了。

 

过了一分钟卧室门从里面打开伸出个白色的脑袋:“神田,那个…我睡卧室..你呢…?”

 

“我看会书,你不用管我。”

“..好。”

 

门又被阖上。亚连躺在神田铺着藏蓝条纹,纯棉的床单上时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翻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闻到了若有似无,熟悉的味道。

 

这应该不是香水味吧…?

 

那是什么味道?体香?

 

啊——!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睡觉!睡觉!

 

抓住枕头脸在枕头上胡乱一通蹭,然后扯过叠得整齐的被子把自己罩起来。

 

这就进到神田家了,这就躺在他床上睡觉了。

 

好像发生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门外,神田抬手掩住唇角边若有似无的一抹笑意,漆黑如墨的眸子里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他并不常笑,也因此他这抹笑看起来便显得有些意味深长。面对别人是冷若冰霜的表情总是屡屡在亚连在这里被打破。

 

豆芽菜…

 

我们来日方长。

 

 

TBC


评论(19)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