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so

万年不更过气写手

【神亚】【ABO】误终生(三)

 

摁住腹部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的指缝然后淌下来,长而瘦,并且一眼便知道相当有力的漂亮手掌上。

 

眼看亚连从包里拿出抑制剂吃了几颗,那敷衍了事的态度让神田优看得脑子疼,几乎想无视腹部伤口难以忍耐的疼痛给这家伙一顿拳。发情期的Omega对一个Alpha的诱惑力不言而喻,如果不是神田优自己意志力不错,再加上他现在受伤失血过多行动不便,换了任何一个Alpha都有可能把眼前这家伙摁在床上然后狠狠标记。

 

腹部的伤口处疼痛一直缠绕,几乎有点不依不饶,再加上鼻翼间挥之不去的信息素,身体每每涌上一股冲动都会被疼痛压制下去,神田优被折磨得都快没脾气了,难受地仰起头喘息:“…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吗?”

 

“嗯?”闻言,刚刚把抑制剂咽下去的亚连坐到床边,柔软的床刹时便往下陷:“你在说你自己吗?”

 

倒也不是亚连对自己发情期快要到了这件事不上心,如果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的话他也就不会到Omega酒店来,也不会顺手把跟踪自己的神田优给捡回来,实在是因为,在此刻的亚连眼中,神田对他确实没多大威胁。

 

在黑黝黝的夜晚里他只是和神田大概接触了一下就知道神田受伤不轻,一个连走路都需要自己搀扶的Alpha他确实应付得来。

 

拿出手术缝合用的针线冲神田说:“把手拿开。”

 

神田手刚一拿开一直在滴滴答答流血的伤口顿时像开了闸的水龙头,鲜血争先恐后涌出来。神田身材很不错,从胸膛到腹部肌肉明显却又不让人反感,如果忽略掉伤口处皮肉翻朝两侧翻开,长时间失血让边缘处隐隐泛白的惨样,除了这个明显到一眼就瞧得出是刀伤的伤口,亚连还看到神田腰侧还有一记伤痕,不深,甚至感觉都没留多少血,但那个擦痕却格外醒目,是枪伤。

 

一般人来说就算怎么招致仇家报复枪伤这种伤痕都还是很少见的,毕竟在枪支戒严的现在可不是像刀一样家家都有。

 

看到这个伤口亚连饶有深意地挑挑眉:“枪伤啊……”一边说着,一边擦把伤口周围的血迹擦一擦,都没消毒一下就干净利落地下了第一针。

 

“唔——!”一个没忍住,神田喉头溢出一声闷哼。伤口的痛和缝针时候的痛感觉完全不一样。如果说伤口只是火辣辣的疼,那针线缝合时所带来的就是非常诡异的,感觉自己皮肉被针戳穿,冰凉坚硬一下下的绵密痛感,透明的线把肉拉紧,缝合。

 

然而真要说起来会让他发出闷哼真正的原因并不在于疼痛,而是在于突如其来地袭击,以及当对方说出“枪伤”这两个字时的错愕。

 

就算对方真是医生,一般的医生又有几个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枪伤和刀伤的区别?尤其是那一枪并没有完全打中他只是从腰间擦过。

 

亚连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一点,又落下一句:“嗯,我猜猜…你是黑帮?”说完不给神田反应,又是一针,接着自我否定:“不对,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混黑道的。”

 

混黑道的亚连见过,虽然相对之下死的见得比较多,但活的也不少。凶恶,狠厉,一个人的眼睛是最不会说谎的,从那些人眼中亚连无一例外看得到隐藏在深处的冷血和阴郁。

 

而神田优不同。亚连从神田优身上感受不到那种亡命之徒的气息,即使对方整个人从眼神眉角甚至于连发梢都透露着一股凶悍冰冷,生人勿近的气息,可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是一股正气。

 

——黝黑眼底深处的光芒是坦然明亮的。

 

亚连自认为不太会看错人,如果不是基于这一点,亚连也不会只是稍作犹豫就把人给带回来。

 

他总是擅长于观察每一个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

 

“是警察吗。”

 

落下盖棺定论的这一句,亚连瞬间便感觉到手下的针再想要顺利扎进皮肤里显得有些困难,他抬头粗略一扫便看见神田狭长的双眼冰冷神色不明地看着自己。

 

亚连:“放松一点,一会针断在肉里面我可不负责。”

 

神田没移开自己的眼神,但却依言一点点放松腹部绷紧的肌肉,过了好一会儿,当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呼吸声时他才开口:“你很聪明,豆芽菜。但有些事装作不知道对你才是最好的。”

 

闻言亚连噗嗤一声笑出来:“放心,我可没有到处给人嚼舌根的兴趣爱好。”说完,拉直的针被剪断,亚连擦擦满手的血迹:“还有,我才不是豆芽菜,你这女人脸下次再乱叫当心我把你给分尸了。”

 

 

TBC


评论(17)

热度(105)